企鹅1023272910❤感谢大家每一个喜欢www!
宝石/刀剑乱舞/yys
冷坑定居者。


【药乱】因缘

ねこまる:

☆OOC有√自我解释√翻译腔√
☆修行内容捏造
☆时间在应仁之乱前后,历史捏造注意。
★药乱


※ ※ ※
如果说在意一个人是因为对方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点的话……
那么,因为在意这个人而逐渐变成这个人的话,应该就是恋爱了吧。
反正乱藤四郎是这样想的。


而此时此刻的乱,就很想为了别人去改变自己的一些什么。


※ ※ ※
回到了京都以后感觉就连呼吸的空气都和本丸里不一样,现在的乱正在为传说中的修行而寻找自我,仔细想想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说不定还能遇上熟人什么的。
本丸所在的萨摩国离京都太远,至今都没能去一趟呢,不知道本丸时间的京都与自己熟悉的京都有什么不一样呢?等回去以后一定要恳求主公让自己再去一趟到时平和的京都。


乱想着些有的没的,把手纸叠成与本丸联系的文鸟,小小的式神一瞬间化作光点,消失在指间。


※ ※ ※
由于探查过程中不能暴露身份,乱比起在本丸时简便的衣着现在是穿得有所繁复,但也为了行动方便而抛弃了一些繁杂的里衣,于是相比起周遭而穿得颇为清爽的乱反倒更加吸引人类的眼球。


当然这对于他自己来说是毫无自觉的就是了。


所以当他在周围转得迷路而被护卫压下的时候,他一瞬间是懵的。但随后看到站在正前方的熟悉面孔时他又放松了下来。


是细川胜元。
那位把自己曾经细细珍藏并为自己取了名字的主人的面孔,无论过了多少年都绝对不会忘记。
内心一旦软下来,身体也开始有点控制不住了,乱觉得自己眼眶有点温热,就像是随时都会掉下眼泪一样。


明明是在战局如此混乱的世道,却仍然温柔地对待毫不相识的自己,乱甚至有一瞬的错觉以为自己暴露了身份——不过当然是不可能的,且不说他所认识的聪明丸六郎并没有见鬼的能力,自己也受审神者制约,即使被从前认识的付丧神看到,也并不会认出自己。


既便利又有点遗憾的能力,不过如果别人并不认识自己的话,对于自己的评价也会相对真实吧——把口中的鲤鱼吞下,乱觉得今晚或许可以再给审神者捎个信。


※ ※ ※
带来的手纸只有三份,意味着最后一封书信不可以再写些有的没的了,自己逗留的时间还相当的长,内心寻求的答案还什么都没找到呢,乱写完这封就开始有点后悔了,但墨渗纸背,想要修改是不可能的,他叹了口气,把手中的手纸叠成文鸟,把最后空白的一份仔细收进外套,然后和衣入睡。


※ ※ ※
由于自己的外貌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年长,乱曾经想过自己在这里甚至连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时间对于自己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几十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如果在原主这里什么都没收获的话,他可能会直接无功而返。毕竟数十年后他又会重新躺进漂亮的盒子里面,成为只用来鉴赏的美术品。


夜间的庭院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声,仔细一听甚至还有说话声,脚步也是毫不掩饰地踩踏在地板上。
这个时间怎么会有普通人这么嚣张地走来走去,难道是夜袭吗?
乱紧紧握住隐藏在衣物夹层里的本体,因为不能暴露身份所以很多东西都是装在这里,自己当然不能动手杀人,改变历史的事自己是不能做的,但是他毕竟不是这里的人,保护自己还是很必须的。


就在准备抽刀的瞬间,乱听清了外面的声音。


『好无聊啊——』


是自己的声音。
正确来说,是这个时代的乱藤四郎的声音。


那些淹没在历史洪流之中的记忆里,跟在原主身边时的乱除了那些时而唤醒时而沉睡的付丧神以外,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他,于是就有很多个这样的日日夜夜,单独自己一个人在周围冒险。


乱这个时候甚至有种想要跑出去跟自己聊天的冲动,但是这种冲动还是压下来了。如果被守夜的女官或者仆从看到自己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自己被赶跑事小,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态就不好了。


现在的自己勉强还算是人身,身体不自觉的有种随着夜间的怠倦感,但是乱的意识十分清醒,甚至还能听见虫鸣和叶落,外面的自己的说话声,当然也一句不漏地传入耳间。


只是一些日间的琐事,可以说是十分无聊,但过了数百年后再一次听自己的见闻,这种感觉很奇妙,就连再无聊的战事也可以变得十分有趣。


『啊,对了。前些日子,政长大人(放火后)逃到邸内,说起来看到过一位应该是兄弟的刀呢。』
『虽然因为面生根本没怎么说得上话啦。』
『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我可是有名的细川家的乱吉光,是吉光里面少有的乱刃刀呢!』
『不知道他介不介意给我检查刀铭呢。』


………
说不出的思念,开始随着自己曾经的自言自语涌了出来,想也没想过自己原来曾经也是这么在意那个人。


『好想……』
『想见你……』
捂着嘴巴襟声哭泣,脑中环绕着他的脸庞入眠,心中却只能默默地呼喊着『喜欢你』而死去。


※ ※ ※
就这样日复一日地活在曾经活着的地方,乱开始对战事感觉到麻木。
唯一心心念念的,是再见曾经的原主活着的样子,现在已经看到了。
而另一桩……
关于自己感情的问题还没解决。


他在被审神者唤醒之前,曾经把自己的感情收进陪伴自己几乎永恒的美丽的盒子之中,而这个美丽的盒子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提示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件仅供鉴赏的美术品。
于是在一同选择把美好的事物收藏起来的时候,他细心地把感情也掩埋进去。所有的过往也假装通通忘记,成为了原原本本的短刀乱藤四郎。


而当内心的感情再次萌芽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丢失自我了,汹涌的情感令自己再也不是自己,他是别人眼中的乱,是别人手里的乱,是别人怀抱中的乱,是躺在别人身下的乱。


到底哪一个才是他呢?
不去思考的话他就能活得快快乐乐,但是思考过后他居然什么都不是。


他想知道自己和那个人的因缘,到底是何时交织,何时升华,又何时缠绕得无法舍弃彼此的。
人类一旦有了严重的羁绊就会变成另一个人,乱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一个人类,再也找不到当初单纯的本心。


※ ※ ※
战况已经越来越剧烈了,乱却感觉自己总是在晃神,白日还要装作看不见周围付丧神和各种魍魉的样子小心侦察,晚上又总是夜不能寐地仔细回味当初的一点一滴。


他一方面在原主身上寻找自己的意义,另一方面又在以前的自己身上寻找自我。
这个感觉太奇怪了。


然后直到有一天,乱在细川胜元和畠山政长一起出现的时候,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和以前还没称为药研藤四郎的药研一相见就自觉地待在一起,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关系变得异常好的两个付丧神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他开始想要驻足停留,他想要知道他们之间到底还发生过怎样的事,那些被自己一起珍藏在美丽的盒子里的只属于他们之间往事。
最后,就在药研藤四郎的付丧神侧身躲过了自己的身体那一刻变得支离破碎。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乱甚至有那么一刹那感觉到想吐。


旁边一起的小侍询问他脸色为何变得如此难看,他才知道自己寻求的东西全部都十分苍白空虚。
这里拥有的不过是自己过去的影子,真正的历史已经被后人掩盖,就连曾经的自己也被现在的自己代替,过去的一切到底是怎样早就应该无所谓了。


※ ※ ※
如果见面的话……
如果看到的只是曾经的畠山政长的护身藤四郎的话,乱只能感觉到内心的隐隐作痛,他清楚明白之后大家的结局,他们作为刀只不过是夺取人性命的利刃,本不应该获得对一切的感情。
但是人类赋予他的名字让他有了生机,而他同时也带动了其他的什么获得了情感。
当情感相互交织在一起之后,当他不单单是细川家的乱吉光之后,他才拥有了真真正正的『自我』的存在。


他在未来认知的可不是在细川家看到的无名藤四郎,而是本丸里的药研藤四郎呢。
比起躲开按捺不住的感情,还不如坦然接受被情感支配的撼动。


想通一切的乱终于意识到修行的十年间并没有白白浪费掉了。
然后第二天,终于又可以带着笑脸去和你见面。
在内心对从前的你道最后一次的『早安』。
最后紧握自己的命运(本体刀)去迎接原主的命日。


暮死朝生。


※ ※ ※
差不多也该回去了,回到现在的主人身边。
乱藤四郎放开了最后的文鸟,踏进京都最后的荒火之中。


这样的景象不是早就看腻了吗,之所以当初的自己愿意把这段因缘遗留在安放自己美丽盒子中也是一样的原因。


整理好自己的新衣裳,乱敲开了本丸的大门。


— Fin —


※聪明丸六郎:细川胜元的幼名。感觉妖怪之类的都会给别人起外号(。)但是原主的话可能更多会称呼他们小名?


※见鬼:或称『灵视』,也就是能看见鬼神的能力,我个人理解是所有人类(不包括婶婶们)都是看不见付丧神的,但是付丧神作为妖怪相互之间应该是能看到彼此的没错。
刀刀们修行会回去跟随原主,理应就是能被人类看到的,但这不是前后矛盾吗(。)有点怀疑大家去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历史了……所以这篇设定里稍微提到了一下,因为婶婶给予的人身,修行中的他们能被人类看到,但是并不会被以前认识的付丧神认出来。


※文鸟:说的并不是生物圈里的文鸟,而是最低级的式神,又叫文式,用于文字或者言语的传递,没有任何攻击力。和怀着恶意、诅咒和力量的『武式』相对。没有文献见到文式一定要是鸟的形态,应该是因为可以像信鸟一样交换文字才被称为『文鸟』。一般来说就是阴阳师用的剪好的符纸写好了文字然后应用自己的能力使之飞行。大概就是叠成条条然后打个结就成了吧(。)一些作品叠成蝴蝶叠成小鸟的,真正的阴阳师哪有什么心思和时间去叠啊


乱的书信提到之后京都会化为被烧毁的荒野,感觉应该就是在讲应仁之乱,长期的战乱以与盗贼横行使京都市街地荒废,加上畠山政长等各种放火,京都几乎变成焦土(。
药乱的相处时间到底还有哪些我实在不知道啊,不过应仁之乱的十年应该是没问题的,之后细川胜元死了,再后来畠山政长也挂了,我就全不知道了
最后一封信提到战乱不好,目测胜元已挂。


天呐,解释比原文还长(。

评论
热度 ( 9 )
  1. 曲奇次丸子ノート 转载了此文字

© 曲奇次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